<acronym id='19qa1'><em id='19qa1'></em><td id='19qa1'><div id='19qa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9qa1'><big id='19qa1'><big id='19qa1'></big><legend id='19qa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code id='19qa1'><strong id='19qa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 id='19qa1'><div id='19qa1'><ins id='19qa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dl id='19qa1'></dl>
      <i id='19qa1'></i>
      1. <span id='19qa1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19qa1'></in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19qa1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19qa1'><strong id='19qa1'></strong><small id='19qa1'></small><button id='19qa1'></button><li id='19qa1'><noscript id='19qa1'><big id='19qa1'></big><dt id='19qa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9qa1'><table id='19qa1'><blockquote id='19qa1'><tbody id='19qa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9qa1'></u><kbd id='19qa1'><kbd id='19qa1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薄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偷自拍亚洲视频在线观看_偷自视频区视频_偷自视频区视频真实

            我還是我的時候,你還是不是你。

            你給的致命曾經,讓我毫不猶豫的一腳踩進遇見你的流年。

            流蘇般的十六歲被輕輕踏碎,驚醒瞭多少往事如煙。

            我們之間,原來僅一朵花開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倘若一失去消息,就如沉船後靜靜的海面。其實,也是靜靜的記得。

            長大,隻是一瞬間的事。

            -------引子

            她低著頭緊緊的攥緊拳頭,捏著一手心的汗珠。

            昏暗的燈光閃爍迷離,震耳欲聾的音樂像是要把墻壁都震碎般瘋狂搖曳。他優雅的坐到她身邊,下巴抬的高高的,似笑非笑。他伸手去抓她的手,她下意識的躲閃。他的臉上迅速閃過一絲慍怒,瞬間恢復正常。他溫柔的靠近她:“小木,牽下手也不讓麼?這都是正常的。。。”小木把手藏到身後,頭低下一言不發。餘光收盡眼底的畫面早已讓她羞紅瞭臉。此刻,她再也呆不下去,她起身欲逃。一隻瘦弱有力的胳膊拉住瞭她:“到哪去?”她倔強的掙紮,和他僵持著。

            斜對面沙發上,香艷的畫面還在上演。一男一女正緊緊擁抱著沉醉在熱吻中。激情之餘,兩人順勢倒瞭下去。女生的衣衫越來越凌亂,整個畫面也越來越不堪。

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小木突然很想嘔吐。

            他猛的松開手,冷冷的看著小木:“你看看別人,你什麼時候能機靈點。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他走出去,門關上的瞬間,她看見門口梨花帶淚的長發女生。她心裡跳躍著輕微而細碎的疼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,他和長發女生一進來坐在她邊上。“想好瞭麼?”他竟對長發女生的到來沒有任何解釋。她不語。想好?什麼叫想好?像對面躺著的那一對一樣?“好吧,我想,我們還是比較適合做朋友。”他瀟灑的開口打斷她的胡思亂想,牽起長發女生的手,似乎還對她揚瞭揚,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    她的心,一點點薄涼。那徹骨的寒意,將心臟拉開一個大口子,風呼呼的往裡吹,連帶撕扯著心尖柔軟的疼痛。

            走出KTV,好朋友晶晶一副乖巧的模樣:“咱們回學校吧。”小木厭惡的把臉轉向一邊,淡淡的說:“還有一個扣子沒扣。”晶晶安之若素的“哦”瞭一聲,輕巧的扣上瞭扣子。

            小木突然很絕望。

            這個平日裡如此甜美乖巧的女生,竟當著自己面和陌生男子如此放蕩。並對自己沒有任何解釋。哪怕她說一句她很帥,哪怕她說我對他一見鐘情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。明明和他認識那麼多年,可是,說離開就真的離開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。明明和她好的如膠似漆。可竟發現她是個這麼不檢點的女生。

            是不是一定要這麼殘忍。

            是我突然不熟悉這個世界,還是這個世界我從來就沒熟悉過。原來,隻有我透明的跟傻子一樣。小木疲憊的想。

            小木開始瘋狂的想念他。從穿開襠褲一去玩耍到如今。縱使回憶燒成灰,都殘留著他的影子。如果你已經不是你,那麼我變成另外一個我又有何不可。

            小木抓起衣服向外沖去。晶晶在她身後喊道:“小木!你相信我麼?”

            小木停在原地,沉默良久:“相信。”

            她出現在他傢門口的時候,他玩味的笑瞭。

            “怎麼,有事?”他倚著門懶懶的說。

            “嗯唔。”她從喉嚨裡發出兩個模糊的音節。

            長發女生穿著松垮的睡衣出現在他身後,一臉敵意的盯著她。她突然就感到很悲哀,誰能留住已經陌生的他。是你睡衣下的身體,還是其他若幹個睡衣下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她進屋,悲傷在臉上流轉。明明知道他已不是他,可還是挪不開步子。好吧,如你所願。她以最快的速度褪去身上的衣服,一絲不掛的站在他面前。他們愣瞭,隨即笑瞭。朗聲大笑。笑聲是一枚枚果子,掛在樹上,被她十六歲的身體搖落下來,碎瞭一地的果肉汁水。她在巨大的羞辱中不見天日,她抑制住眼中的淚水:“她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。你,其實還是喜歡我的對不對?我們,認識那麼久瞭。。。。”他微笑著轉過臉去撫摸長發女生的頭發,從頭發到脖頸,撫的那樣細致。他輕輕的說:“對呢,認識瞭那麼久,我連你的手都沒有牽過。。。是你太遲鈍,還是我太邪惡。。。。”他修長的指尖輕輕掠過長發女生的肩膀,女生的睡衣順勢滑落。胴體一覽無餘。

            小木突然有種眩暈的感覺。不知道是那飽滿的身體與自己幹癟的身體的對比,還是他看她那貪戀的眼神。他走到小木跟前,拾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,用他一貫溫柔的語調譏誚的說:“小木呵,你還是什麼都不懂。”

            小木行屍走肉般穿好衣服,死灰般的心竟感到些許的輕松。是因為終於清醒?還是因為已無法挽留?

            第一次愛的人,面目還沒有全非,卻如同隔著汪洋大海。

            她轉身,對他淒涼的莞爾一笑。那是一種驟然悲傷到極至而又強顏歡笑的堅強。她轉身。消失在他的視野中。

            回到宿舍,晶晶的便條早已恭候多時。

            親愛的小木:

            總會出現那麼一個人,瘦削而優雅的站在樹下,一臉溫婉如玉的笑容。他會對你說:“嘿,我想疼你呢。”

            寶貝,有些人,你永遠不必等。就像有些事,你永遠不必知道。

            字條的末尾是歌詞:如果你也聽說

            會不會相信我

            對流言會附和

            還是你知道我還是我

            跌跌撞撞才明白瞭許多

            懂我的人就你一個

            想到你想起我

            胸口依然溫熱

            小木的眼淚嘩啦啦打到紙上,墨跡驀地暈開,模糊瞭雙眼,模糊瞭疼痛。

            有時候,青春是場兵荒馬亂的鬧劇。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是最悲情的主角。到最後才發現,連配角都是自己。

            而那青春時的玩伴,再怎麼臭名昭著,再怎麼十惡不赦,她依舊會心疼你的心疼,明白你的明白。就像自己,不也毫無條件的相信她瞭麼。

            也許,有些事真的不必知道吧。

            謝謝我曾愛過你,像愛過一些真知道灼見,像愛過一些歪理邪說。在寫給他的最後的信的末尾,小木輕輕寫下這行字,折疊起來。

            那個美麗的早晨,小木捏著信走在落葉飄零的小路上。看搖曳的落葉倔強的在空中翻卷搖擺,然後才心甘情願的成為人們腳下那不經意的一聲脆響。那是一種有所堅持的美感,像愛情。

            一個從小學到如今一直同班的男生迎面走來,那是個靦腆、不愛說話的男生。男生漫不經心的問:“呀,送信呢,裡面寫的什麼呀?”

            小木沒有責怪男生的不禮貌。她瞇著眼睛迎著溫暖的陽光,口齒清晰的說:“我愛瞭你那麼多年。”男生看著小木的側臉,被陽光照的幾乎透明的耳朵熠熠生輝。

            十七歲生日的時候,小木收到男生的禮物,竟是一隻可愛的小兔子。

            小木說,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小兔子?

            男生眼中的柔情百轉千回:”你愛吃蘋果,你不喝隔夜的水,你喜歡紫色,你不吃辣的東西。。。”

            小木驚訝的看著他:“你。。。為什麼?”

            男生淡淡的說:“我愛瞭你那麼多年。”

            小木的心裡漸漸薄涼。像是沐浴在清涼的水霧中。一滴滴的清涼從舌尖顫動到心尖,融化成一片濕熱的淺淺湖泊。

            啦啦啦啦,唱一首歌都是好的。哪怕沒有人知道我快活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長大,隻是一瞬間的事。